万象国际app官网

捡漏、回流、直播……紫砂壶的“套路”比你想象还要多

我一直以为,人傻疯了才会买售价1.9元的紫砂壶。然而事实啪啪打脸,10万人证明,傻疯了的那个人,是我。

这是近日朋友推给我的,某电商平台销售紫砂壶的链接。忽然之间,原本小众的紫砂壶竟然已经发展成为大众广泛喜爱的商品,并且价格已经低到了尘埃里。

捡漏、回流、清库存、老一厂……是最常见的标签;各类大师、证书已成标配;而无论是标价十几块、几十块还是几百块,都敢说自己的壶是“纯手工”。

而随着各短视频平台兴起,紫砂壶也开始进入直播圈,各类关于紫砂壶的知识、制作工艺等内容层出不穷,因而拉动直播间销售也非常显著,某紫砂壶直播大号在买买买的呼喊中,曾连续创造了单场直播平均销量3000多个产品,月销售额超过4000万的佳绩。

那么,问题来了,紫砂壶的春天来了吗?全手工紫砂壶真的便宜到几十块钱了吗?

为了避免把这篇文章写成“紫砂壶知识科普贴”,我尽量挑跟市场有关的东西说。

在紫砂圈子,顾景舟是一个丰碑式的人物,宜兴紫砂的旗帜。单单从市场角度来说,顾景舟的紫砂作品,也是目前拍卖市场上最受欢迎的。

资料显示,2010年,顾景舟的一件“石瓢壶”以1232万元的价格成交,首次踏入“千万元俱乐部”,也开始启动紫砂壶收藏的高光时刻。五年之后的2015年12月4日,这件作品再次现身拍场,以2350万元落槌。同年,顾景舟的另一件“石瓢壶”又在江苏和信2015秋拍上以3800万元的高价成交。

在宜兴制壶行业里,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关于顾景舟的传闻。据说,他是一位有严格工匠精神的手艺人,家里的木柜、筷子都自己打磨,抟壶时用到的工具达100多件,也都自制,“他还要求弟子:你们家里用的筷子、织毛衣的毛衣针,都要自己削制,练习做东西的手感。”紫砂文化学者、为顾景舟书写传记的宜兴籍国家一级作家徐风当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大胆估算,顾景舟抟壶六十载,做得少,做得精,一生的紫砂壶作品至多也不超过1000件。

从上世纪40年代成名于上海,当时他的壶可以同齐白石换一副印章。这就证明,顾景舟的紫砂壶并非改革开放之后才有了行情,而是始终价格不菲。因而,近年很多所谓“回流”的顾景舟作品,号称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捡漏”的,大多是仿品伪作。

所以,顾景舟的壶虽然好,但一般人真的买不到。如今各类电商平台上随手可见的“顾景舟制”,到底是什么货色,想必大家也就都心中有数了。

你当然可以买到,正确的路径和合理的价格。比如你可以直接找到大师本人,用合理的价格向他本人定制。他如果看你顺眼,愿意给你做一把,这当然没问题。

又或者你本身特别懂,又肯花大价钱,通过拍卖公司拍下一件流传有序的大师精品,这也没问题。

2014年,宜兴首次公布了当代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的完全名单,目的就是针对陶艺从业人员技术职称和荣誉称号随便表述的行业乱象,打击“假冒陶艺大师”。2014年首次公布大师名单时,在宜兴的陶艺队伍共产生过21位国家级大师,当时健在的国家级大师有19人;同时宜兴还评选出了48名江苏省级大师。也就是说,连同去世的大师,在2014年的名单上,国家级、省级总共69位。

时至今日,大师名录不断在扩充。无论是国家级大师,还是省级大师,在宜兴市人社局官方网站、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官网、江苏省陶协官网均可查询到。

打开宜兴市工艺美术(紫砂)专业技术资格查询系统,正高级工艺美术师共256条,高级工艺美术师527条,工艺美术师1308条,助理工艺美术师3447条,工艺美术员902条。

让徒弟代工,这其实不算什么新鲜事。毕竟大师自己也忙不过来,徒弟、兄弟、家人代工都是可以理解的;但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坊间所说的代理制,既某位持证的“大师”,签约了一家公司,授权这家公司生产自己的紫砂壶作品,允许该公司生产的产品加盖自己的章。于是,几十、上百甚至上千把盖着某位大师印章的紫砂壶大量上市,需要销售直播的时候,大师往镜头前面一坐,可能真的在镜头前全手工做了一把壶,但真的只有这一把壶是大师做的,不卖。

每当我们谈论某一商品价低得离谱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人跳出来说:我不在乎品质,只要能用就行。

一网友在某直播间花899元购买了一把紫砂壶,主播提炼了这样几个关键词:二十年陈腐、手磨矿、深井、老茄皮紫、全手工。

后来,这位网友拿这把壶去做了鉴定。铬含量超国家标准89倍、钡含量超国家标准6倍、锰含量超国家标准4倍。

拿着这样一只调配泥料的机制壶,这位网友怕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轻轻松松去泡茶了。

宜兴黄龙山四号井已经封矿十几年了,但最著名的“底槽清”却在电商平台和各类直播间里大量出现。

比如这个姑娘从某直播间花599买了一把壶,证书上面赫然写着“底槽清”。这姑娘自己拍了开箱视频,表示要拿这把壶当作礼物去送人。网友们特别替她着急:千万别送人,那是友尽的代价。

据宜兴本地的制壶从业者透露,自从抖音在宜兴设立了紫砂直播基地,传统手艺以崭新的方式进行展示的同时,套路也越来越多。

一些思想相对保守的中老年手工艺人还不能接受这种方式,同时也对于近5万元的直播启动资金(两万元保证金,六千元服务费,两万元广告预存)表示不解;但年轻一代并不在乎这些,纷纷加入直播大军的,不仅仅有宜兴本地的年轻艺人,还有很多外省市的紫砂商人、营销公司。

故事讲得多了,也就线年某直播大号直播间销售屡创佳绩之后,有工艺美术师、紫砂壶设计者开始在抖音上录制视频,实名打假,表示从未授权该大号销售自己制作的紫砂壶。

与此同时,一些同行也现身说法,表示直播间被一抢而空的产品,事后又都被退回工作室,所谓“一秒而空”都是主播自己雇人演出来的假象。

半手工还是全手工,什么器形,一厂还是二厂,什么料,什么炉……紫砂的学问太多了,咱不是科普贴,一句两句也说不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